北京市教委高考考生入场无需出示“绿码”到中高风险区域考点应考考后不用隔离

北京市教委7月3日发布消息称,下周二,高考开始。目前,北京市近5万名高考考生和7万余名考务人员健康状况稳定,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本周六,各区考试中心会同卫生健康部门,在各学校、各报名单位的配合下,将对所有考生进行健康状态监测,无异常考生可正常参加考试。考生入场,无需掏手机出示健康“绿码”,凭身份证和准考证即可。

前往处在中高风险地区的考场考试的考生,考后无需隔离。各个学校坚持最高标准、最严要求的防控措施,对处于中高风险地区的考点和考场我们采取高之又高、严之又严的防控条件,同时通过加强消杀、降低考场密度等措施,确保安全。

餐饮浪费可能“转移”,这个问题提醒我们,要反思遏制餐饮浪费的方式有没有需要完善的地方。盘子里有没有剩食物,剩多少食物,都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如果节约理念深入人心,无论是饭店还是消费者都高度重视这个问题,没有剩余,何须打包?

餐饮浪费产生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消费者的问题,也有饭店的原因,有些还涉及餐饮行业的痼疾。此次湖北省出台《规范》,要求餐饮企业执行适量点餐提醒提示制度,禁止设置最低消费,就指向了餐饮行业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一些饭店不仅没有制止反而变相制造和纵容了浪费,并且从浪费中受益。单讲最低消费,有一段时间讨论得热热闹闹,后来渐渐悄无声息,一个事实是,很多饭店都有最低消费,而且标准不低。可以说,最低消费造成了不少浪费。

这其实是一种“浪费转移”,看起来盘子光了,食物都被带走了,但浪费并没有解决,而是换一种方式存在。

指出这一点,意在提醒光盘行动不能只盯着盘,不能把是否打包作为判断光盘行动成效的标尺。即使我们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比如加大惩戒力度,让盘里的菜都装进了打包盒,但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杜绝了浪费。如果打包客观上造成了“浪费转移”,甚至给垃圾分类处理带来了压力,那就走向了遏制餐饮浪费的反面。

出台这一规定,有着较强的现实针对性。现实中的餐饮浪费,不仅表现为剩余了大量的饭菜,还表现为很多人一剩了之,根本就没有打包的习惯。应当相信,上述规定会产生一定的倒逼效果,但也不能太过乐观。不少人担心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有的消费者为了避免被“增加餐余收费”,同意或者要求饭店打包,但打完包带回家,根本就不食用或很少食用,甚至走出饭店就往垃圾箱里一扔。倘若这样,不仅没有节约的效果,反而增加了垃圾分类的难度。

严防“不打包收费”造成“浪费转移”,最关键还是要从源头抓起。一是推动节约意识深入人心,形成习惯,摒弃“好面子”“讲排场”等陋习,防止诱导消费、强迫消费。二是把节约举措落细落实,从每一个环节抓起,凡是有利于节约的事都要做,凡是影响节约的障碍都要清除。(毛建国)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