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柴生芳像(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新华社兰州5月1日电 将百姓冷暖放在心里的干部,百姓也将他放在心里。柴生芳就是这样一位被百姓永远铭记的好干部。

2天后,前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局长里克·布莱特在国会作证时也表达了担心,他甚至称2020年可能成为美国现代历史上最黑暗的冬天”。

2014年8月15日凌晨,柴生芳因劳累过度诱发心源性猝死,在办公室不幸去世,年仅45岁。

第三个因素是领导力。新冠疫情不但是公共卫生危机,也可以看作一场政治紧急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政治领导人需要团结全民,调配资源,规范民众的行为。在美国,政府甚至和公共卫生专家存在分歧。民众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不知道要听谁的建议。

“要想富,先修路”。柴生芳多次衔接协调,最终使临洮跻身国家“六盘山片区交通扶贫攻坚示范试点县”之列,争取到1173.3公里的农村公路改造项目。

170多万字的民情日记、数百个他曾走过的村子都沉默而忠实地记录了他的扶贫故事。

总台记者:作为公共卫生学的专家,您对中国的防疫工作有哪些观察?

天天研究、时时琢磨,渐渐地,这位“博士县长”定下了精准扶贫的思路。“每个村都有主导产业,强村抓提升、弱村抓培育,余下村落分步推进。”他立规划、跑项目、引资金、抓落实,使临洮成为“全省精准扶贫示范县”。

柴生芳在日记里记录下他所走过的每一个乡镇、村社和困难群众的情况,以及听到的意见和建议。在实地调研基础上,他将临洮全县300多个村子分为扶贫示范村和潜力村两种类型,标明发展方向,制作成图挂在办公室的墙上。

2014年8月15日凌晨,柴生芳的生命之火熄灭了,但他为这片土地留下了希望的火种。(记者张文静、崔翰超)

柴生芳始终信奉“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第二个因素是已有机制。我们要观察美国现有的公共卫生机制,它是否能够把全民作为一个保护对象,是否拥有全民医疗卫生系统。美国在这一点上存在不足,有的美国人连医保都没有。公共卫生设施也投入不足,所以当流行病袭来时,国家无法及时调用公共卫生资源。

“美国防疫失败存在三个因素”

当地时间5月12日,负责美国抗疫工作的顶尖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博士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举行的新冠疫情听证会。在听证会上,福奇警告存在第二波疫情在秋冬反弹的可能性。

总台记者:如何看待新冠疫情出现反弹的可能性?

分行业来看,1—5月,计算机制造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0%,利润同比大增41.6%。其中,5月,计算机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0.4%,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27.4%。前五月,电子器件制造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利润同比增长7.8%。前五月,通信设备制造业营业收入同比略降0.5%,但利润同比大涨70.3%。

“中国防疫协调及时,值得其他国家学习”

摆脱贫困,柴生芳有“组合拳”,既要“产业兴县”,也要“文化兴县”。临洮文化资源丰富,柴生芳深知“文化可以改变临洮”。他积极推动马家窑遗址的发掘和保护,重点谋划沿洮文化产业带。

根据《纽约时报》21日的报道,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模型专家研究发现,如果美国在3月能提前一周就开始实施保持社会距离措施,其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将减少约3.6万人。如果提前两周,那么美国83%的死亡病例就可以避免。

关于新冠疫情是否会出现反弹是当前全球各国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柴生芳,甘肃省宁县人,1969年7月出生。1986年7月以甘肃省庆阳市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1990年7月,被分配到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200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无论是确诊人数,还是死亡病例,美国都长期占据榜单首位。即使总统特朗普语出惊人地表示“确诊人数全球最高是荣誉勋章”,也无法掩盖无数鲜活生命的逝去。

2011年,柴生芳调任临洮县。“开门办公、马上就办;出门招商、回家下乡”是他的工作作风;“只要心里有百姓,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是他的行为准则。

总台记者: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全球最高,您觉得是什么因素造成的?

“工作上,他力求完美,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极致;生活中,他关心家人,孝顺父母,为人随和。他从未用职权给家人行过任何方便。他是我们晚辈的榜样。”说起叔父柴生芳,柴裕红至今仍难掩悲伤。

2002年10月,柴生芳到甘肃省委办公厅工作。2006年,他主动要求赴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定西市工作,曾任陇西县副县长,定西市安定区委常委、副区长,临洮县委常委、副县长,临洮县委副书记、县长等职务。

我觉得需要分成三种情况来应对疫情的进展。第一,疫苗出现前。如果疫苗还没问世,我们要如何把病毒传播控制在一个较低的水平。第二,疫苗出现后。我们需要弄清楚疫苗如何分发,谁能先接种疫苗,疫苗有效期是多长。第三,没有疫苗。因为难度很大,现有的科学力量无法让疫苗在短期内研发成功,那么政府就需要在平衡公民健康和经济发展这个问题上作出艰难决定。

美国政府在3月13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但当时并没有推出统一有效的防疫指令。地区性的隔离禁令一直到3月中下旬才陆续出炉。《纽约时报》称,延缓行动付出了巨大成本,即使是时间上的微小差异,也会造成最糟糕的数字增长。

2009年,柴生芳“转战”安定区工作,积极推进安定工业园、定西现代物流园等多个项目的签约落地。

“第二波疫情很可能出现”

“宁要家乡一抔土,不恋他乡万两金。”留学归来后,他放弃高薪工作,毅然返回陇原大地,为家乡建设添砖加瓦。

据我观察,中国目前的疫情非常稳定,这要归功于密切的防疫工作,大量的病毒测试,大量的隔离,落实接触者追踪。如果无视这些措施,就相当不明智,因为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公共卫生政策。

在陇西县任副县长时,柴生芳参与筹建了陇西中医药文化产业园,多方奔走,找项目、拉投资,引进李氏文化产业综合开发等项目。

临洮县政府办公楼里,只要柴生芳在,他办公室的门始终开着。他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能当场解决的马上就办,一次能解决的绝不会让大家再跑一次。

总体来看,1—5月,我国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实现营收利润双增长。其中,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3%,利润总额同比大增34.7%。1—5月,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1.5%,其中,5月份,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12.7%,比去年同期加快12.5个百分点。

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公共卫生教授 凯利·李:第一个因素是时机。美国政府反应缓慢,因为担心防疫措施会对社会和经济造成影响,所以存在反抗心理。

“不搞特殊、不讲特权,公车里不能有‘土特产’;学识渊博,做事严谨;平易近人,善良正直。”与柴生芳共事过的同事这样评价他。

定西市辖1区6县,其中3个县区都留下了柴生芳的足迹。不管在哪里工作,他都将精力放在了扶贫事业上,用生命为生活在这片“苦瘠甲天下”土地上的百姓奔出一条脱贫之路。

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公共卫生教授 凯利·李: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防疫工作很有协调,而且反应快速。这一点非常重要,是其他国家需要学习的。当疫情出现苗头的时候,我们需要马上反应,而不只是等待观察,认为可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人们总会问,反应是否足够快,信息公布是否足够及时,我觉得这些研究是必要的,这样才能不断优化。现在完全不是指责的时候,而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降低疫情传播上,放在研发疫苗和药物上,并在未来改进方法。这才是更加有实效的方法,而不是像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一样。

在临洮工作期间,柴生芳走访群众5000多人次,千方百计解决群众吃水难、行路难、上学难等问题,不遗余力推进民生实事的落实。

为什么美国的确诊病例如此之多?新冠疫情有可能出现反弹吗?中国的防疫工作能否带来启发?关于这些问题,总台记者专访了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凯利·李。

“他是‘焦裕禄式的好干部’,把我们的冷暖记在心里。”得到他帮助的群众这样称赞他。

1997年,柴生芳停薪留职自费赴日本神户大学留学,2002年9月,提前半年获得文学博士学位。

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公共卫生教授 凯利·李:我个人觉得很有可能,过去出现的世界流行病都出现过反弹,或者称之为第二波疫情,所以我们要非常警惕。

Close